设为首页    加入收藏
  •  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新闻中心媒体看“江勘” > 中国有色金属报:找金人的情怀

中国有色金属报:找金人的情怀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9年3月20日 16:52

找金人的情怀

来源:中国有色金属报  2019年3月16  8  综合  作者:四队  龙宇

上世纪90年代初的江西有色地质勘查局德兴市金山会战队伍中,少长咸集,群贤毕至。会战锤炼人才,人才就像金子,虽经千淘万漉,终放出耀眼光芒。

在金山,不仅找到了超大型金矿,还锻炼了一支特别能战斗、特别能吃苦的队伍。

参加会战的许多找金人,后来都成了江西有色地质勘查局的“金子”,在局属各单位担任要职,独当一面,成为地勘队伍的领军人才。

会战结束后,许多人离开了金山,但江西有色地质勘查四队(下称四队)的李军却选择了坚守,至今还在赣东北地区执着找金……

李军,从1982年长春冶金地质学校毕业来到四队已经37年了,35年他行走在找金路上。多年的地质找矿爬山练就了他硬朗的身板,虽已56岁,但脸色红润,充满朝气,更像一个小伙子,爬起山来,那些“8090后”总是被他甩得老远,1.5多高的陡坎,他一个健步就跃上去了,许多年轻人都看傻眼了。

他对找金是那么痴迷,连走路时身子总是微微前倾,目光专注,眼睛就像两个圆圆的“钻孔”,时刻都在发现着什么。

殷红的雪地

江西有色地质勘查局组织的金山会战,27岁已经走过6年找金路的李军担任钻探组大组长,是当时会战七大组长之一,也是年龄最小的大组长。

钻探组是最繁忙的一个组,负责10台钻机的钻探工作。白天忙编录,晚上忙整理。

钻孔穿过矿体时,就要及时停钻,节约费用。这时地质人员就要及时赶到现场,根据地质情况,决定是否停钻。根据设计图,有的是白天穿过矿体,有的是晚上穿过矿体。遇到晚上穿过矿体时,由于他是组长,大多数是他自己上,无论刮风下雨,都从驻地翻山越岭,及时赶到现场。

1992年冬天,大雪封山最冷的一天,零下9摄氏度,凌晨2点多一台钻机钻孔穿过矿体,别人都在温暖的被窝里,他却冒着大雪,打着手电,翻过2座山,赶到现场,及时终孔。回家路上,冻得瑟瑟发抖,下山坡陡路滑,一不小心直往下溜,溜下几丈远,掉进一个冰窟窿,树枝划破了手,鲜血直流,殷红了雪地。

他咬着牙,摁住伤口赶回家,天已放亮。他包扎好伤口,当时对谁都没有说,继续开始新一天的工作。

高山上的牛棚

2005年江西浮梁县金宝金矿普查项目开始,李军负责。为了离钻机近一点,住地只好安在高山上一个废弃的牛棚里,海拔500多米,山高坡陡,方圆七八里没有人烟。牛棚里臭气冲天,李军领着大伙花了一整天把牛粪清理出来,就带着大伙就搬进去住了。没有床铺,就在臭气未散的地上,铺上席子和大伙一块打地铺睡通铺。晚上没有电灯,只能点蜡烛。

每当夜幕降临,伴随他们的只有牛棚里的烛光,有点像城里人的烛光晚会。如果真是烛光晚会,那还是很浪漫的。但是天天晚上都要在这烛灯下默默工作到深夜,还要准备第二天的工作和行程,烛光可就不那么浪漫了。

远远望去,高山深处的牛棚里,纸糊的窗户上透出一点暗光,和那天上的星光,是那样的交相辉映。

有人问他:“住在高山上的牛棚里,到晚上不寂寞吗?”

他莞尔一笑:“这么多的工作,哪有时间寂寞啊。”

虽然没有电灯,但李军心中有一盏“金灯”,照亮他前行。

一天跑三个点

2007~2009年,地勘行业开始复苏迎来春天,又一次焕发了李军前所未有的找金热情。

3年中他负责了5个项目:金山危机报告任主编、雷高雾金矿详查任主编、蔡家坞金矿普查任主编、金山金矿核实报告任副主编、银山多金属核实报告任副主编。

5个项目虽然都在江西省德兴市,但有的相距几十公里远。忙的时候他半年多才回一次家,他经常是一天跑3个点,最少跑2个点,早上在一个项目组,中午赶到另一个项目组,傍晚又赶到下一个项目组,走到哪个项目组,就在那个项目组住,稍近的项目组,就骑着自行车跑。

为了节约时间,经常是上午出门时带上一瓶水,几个馒头,中午饿了,拿出冷馒头,边走边吃,一餐就这样解决。

每天都是这样连轴转,迎着朝霞出,顶着月亮回。

终于有一天,他积劳成疾累倒了,发高烧达到40度,几天不退,住进医院打点滴。

他是几个项目的负责人,哪能安心住院?

住院第二天,病情稍微好转。还躺在打点滴的病床上,他接到项目部打来的电话,有技术难题要处理,他二话没说,对医生提出出院要求,医生不同意,他自己拔掉针头,就急匆匆赶回项目部去了。医生望着他既敬佩又摇头。

李军说:“最让我难忘是在蔡家坞钻到厚大的金矿体时,那种激动的心情无法言喻,欢喜的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,什么苦啊累啊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。”

废矿堆上的烈日

2013~2017年实施德兴市水石坞矿区金矿详查项目,李军负责。水石坞位于金山北面,再往北就是德兴铜矿。

漫山遍野堆满了德兴铜矿丢弃的废矿石,方圆十几里没有人烟,寸草不生。很多钻孔不得不在废弃的铜矿石堆上施工。住地离钻机很远,上班要走两三个小时才能到达。

矿石反射的温度直往上冒,加上太阳的热度,空气像着了火,烫着他们的脸。钻机在烈日的暴晒下,摸上去都烫手。处处烫手,处处烫人。脚下的胶鞋,踩在矿石上,有时都会粘住,可以闻到焦糊的味道。

在这种环境里,即使不干活,一般人也受不了。有人拿着温度计一测,58度,都没有出声,继续默默地干活。

年过五旬的李军和普通职工一样,身上的衣服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,一天下来,衣服上结满了一条又一条的“霜”。

水石坞金矿区最终探明黄金资源储量17吨,潜在经济价值近50亿元。是四队在金山金矿田探获的继金山、石坞等金矿之后又一个近大型岩金矿床,报告的提交将为中国黄金工业的发展提供又一重要的资源基地。由李军主编的《江西省德兴市水石坞矿区金矿详查报告》获得2018年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地质找矿成果奖二等奖,他个人也因此获得二等奖。

所属类别: 媒体看“江勘”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