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   加入收藏
  •  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新闻中心新闻动态 > “鱼山会战”系列报道之一:发牌人

“鱼山会战”系列报道之一:发牌人

作者:王广友来源:一队 浏览次数: 日期:2018年5月16日 09:08

编者按王广友,一队一名普通年轻职工,从去年开始,一直在浙江舟山鱼山孤岛与同事们奋战着。他善于将所思、所做用心记录着他们这一代年轻人奋斗的足迹,文章选材角度独特,通篇洋溢着年轻人的热情,其文颇有“形散而神不散”之美。2017年其“鱼山会战”系列报道曾获得我局“十佳新闻通讯”。我们希望,我局有更多象王广友一样坚持在一线的职工,都能写出他们青春的美文,让历史见证着“江勘”年轻一代的风采......

 

2018514日,鱼山岛温度很高,海风的劲头也很足。

我不惧酷热地把自己包裹在冲锋衣里,连衣帽也紧紧地扣在脑袋上,戴着口罩。整个身体就蜷缩在用雨伞配合平放的管桩搭起的阴影里。

没有汗水,许是风儿把刚冒头的汗吹干了吧。

工地现场

耳朵里只有几米外挖机隆隆作业的声音。我看看那排起长队等待装车的土方车,又看看已经初具规模的基坑。阳光把鱼山岛上各种机械排放的尾气折射成可见的气浪,我仿佛看到一层层的油气从地平面蒸腾而起,所有的事物在眼睛里都成了模糊的一片,我感觉自己轻飘飘的从躯体里剥离......

在阳光的蹂躏下,我看到剥离而出的物体慢慢幻化另一个“我”,满是好奇地看着这一切。

大地是火辣辣的一片,尘土在海风中像海浪一样,一浪一浪地扑过来,现场只有挖机和排成一长溜的土方车在巍然不动。

发牌的地方

“我”看到我拿着做了标记的扑克牌在给土方车司机发牌,装走一车发一张,然后拿出一张折了又折的纸在上面仔细记下发车时间和车牌号,一个流程的工作结束了。

差不多十分钟就重复一遍这样的步骤,简单而机械地忙碌着。

“我”正对着我仔细地打量我的身影,嗯,确实只能用“身影”来形容,因为我把自己包裹得只露出了一双眼睛。这也许是我全身上下唯一灵动清洁、不染尘土的地方了吧,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,“我”从这个窗口里看到了坚守、疲惫、不屈、执着......窗口虽小,包罗万象。

风的劲头依然很足,轻飘飘的“我”都不能在它的驱赶下长时间驻足,很快“我”就飘到了510号同中建一局、湖南四建和上海铁能三家单位交涉的地方。

“你们应该把这些钢缆移到南边。”

“这台桩机你们要自己派挖机移开。”

“你们的工程车辆这几天不能停在这个位置”

......

此刻曾经交涉的这个地方,已经成了一片平坦的土地。一个工程的开始总是要经过这样的前期协调,机械进场,然后开始我的发牌作业。清理卸载的工程就这样慢慢地进展着。

“王工,醒醒,你没事吧?”司机老陈边喊我边推着我的胳膊。

我抬头懵懵懂懂地看着他,直到那个“我”仿佛被一条丝线牵扯着融入我的身体,我才晕乎乎地看清叫我的人。

“嗯?没事,好像有些中暑。装车完取牌是吧,给。”我拿出一张扑克牌递给了老陈。

我想我确实是被晒晕乎了,已经连续多天在这上无片瓦、周无半树的地方做着机械的发牌工作了。

五月来了,鱼山岛迎来了盛夏,愿每个工地上的坚守者有一片阴凉,保护好自己,也为工程添砖加瓦。

所属类别: 新闻动态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相关新闻